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巨额奖励(第三更到!)》。

时间向前,庄园当中的主建筑物,一个常人不允许进入的房间当中,几个人正在这里紧张的忙碌着,其中为首的女子站在其他几个人的身后,一边看着,一边下达自己的指示。

这个为首的女子有着极为惊人的气势,气场笼罩整个房间,给房间当中的其他几个人带来了极大的圧力。

尤其是眼前的这个状况,为首女子正在很认真的思考问题,展望未来,其的大脑全力的运转着,自身的气势随之到达了最强的状况。

现场的空气受到其的影响,平添了万钧之重。

“给十一号下达指令,继续维持原状!批次零八的货物,确定现状,看其现在到达了什么地方?至于十七号,差不多可以行动了!”为首女子指挥方遒,淡定自若,很有运筹帷幄的感觉。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她,真的是太美了!

嗯,配合眼前的场景,景象,还有其所散发出来的气势!

一位宛如女王般的极美之人,就这样子的展现在现场所有人的面前。

让所有人为之心动不已。

憧憬,崇敬,崇拜,这样子的情绪,从众人的身上不断的产生,然后叠加在她的身上,进一步的把其推的更美。

在她的身上,甚至于仿佛存在着光芒,那光芒让人目眩神迷,精神难以自控。

而这个极美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穆青雪!

穆青雪指挥着自己的下属们,处理着各种事务,同时也做出各种安排与布局!

“是,是!已经下达了指令,对方已经知晓了!”眼前之人快速的进行回复说道。

“货物的地点已经确定,现在正在一零九公路一百公里段的地方,十五分钟后将会改道,进到临城当中!”另外一边的一个人也进行着回复。

“十七号已经表示,立即行动!”说话的人确定说道。

穆青雪闻言之后,轻轻的点头,同时间,她没有停下做出其他的指示。

这时候,在其的身边,有个人向着穆青雪开口低声说道:“总裁,您安排的事情已经做好了,我们现在各个知名的委托平台上,匿名发布了委托!现在,就只等着某些人发现了!”

“嗯,很好!另外,那个平台也有发布吗?”穆青雪想起了什么,询问说道。

“当然,怎么可能错过那个平台,虽然那个平台有些见不得光,但是毫无疑问,其绝对是世界第一的委托平台!”对方说道,对方是一个女子,而且还是穆青雪身边的助理,她算是穆青雪身边最为親信的人之一。

有些重要的工作,穆青雪只有交给她,才会放心。

“嗯!很好!”穆青雪满意的说道。

“只是……”助理有些迟疑的样子,有句话她不知道当不当问?

但是她又担心真的出现了相关的状况,自己再问,就有点考虑不周之嫌,这可是会降低自己在穆青雪心目当中评价的。

“只是什么?说吧!”穆青雪问道。

“总裁,我的意思是……万一我们发布的委托当中,真的有了好的解决方案,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助理问道。

穆青雪闻言微微一笑,转头看着助理,助理顿时间很是紧张起来,被自家总裁大人直视了,直视了呢!

自己好的紧张啊,脸上的妆有没有问题,自己的表情有没有问题,自己的发型是不是完好的。

好担心,好的紧张,好不安啊!

自己若是不够完美,被总裁看到了自己不好的地方,会不会导致总裁内心当中对自己的评价下降呢?

好担心,好忧心,好费心啊。

“这事情还需要我教你吗?”穆青雪开口说道。

助理立即暗叫糟糕,果然,自己被总裁看轻了,自己在对方内心当中的评价下降了。

霎时间,助理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

“好了,好了!别摆出这样子的一副样子,打起精神来!我又不是批评你!你就是这点不好,容易想太多了!照常就好!”穆青雪开口说道,伸出手掌在助理的脑袋上拍了拍!

这个动作有点好像是拍西瓜!

但是对于助理而言,却绝对不是什么拍西瓜!

在助理看来,这是总裁大人对她最大的鼓励。

嗯,没看到其他人现在都在非常羡慕的看着自己吗?

助理顿时间元气满满,活力充沛,整个人万分精神了起来。

“嗯!我知道了,总裁!”助理用力的点头,表示她已经非常的清楚了。

“别总是称呼总裁,既然不在公司,就叫我雪姐,又或是穆姐!”穆青雪开口说道。

“不成,不成!就算是不在公司,现在也正在工作状况当中,总裁就是总裁,我作为总裁的助理,必须称呼总裁!”助理自有自己的坚持。

嗯,总裁的称呼才更加有醍醐味!

这可是灵魂呢!

霸道总裁,就是霸道总裁,要是没有了总裁,算是什么霸道总裁啊。

小助理很是坚持。

对此,穆青雪也没有多说什么!

她虽然不太理解小助理的坚持,但是她这个人有个优点,那就是善解人意,求同存异。

小助理只要工作完成的好,其他的事情,完全不算是事情。

“随你!”穆青雪说道,接下来,想起了什么,开口嘱咐助理说道:“记得,要多多的关注着委托平台上的状况,而且时不时的要做出应对!一定要表现出来非常急迫的样子!”

“嗯!明白!明白!总裁,您就放心好了!”小助理快速的说道。

穆青雪点了点头,接下来,没有再关注小助理,她转而关注其他人,不断的向其他人发号施令。

时间过的很快。

不知不

拉斯維加斯的凌晨,呂澤開著一輛越野車飛馳在高速公路上,宋紅顏還是第一次有機會和呂澤單獨相處。宋紅顏雖然坐在呂澤的旁邊,但是卻總是在偷偷的看幾眼呂澤,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就對呂澤動了心,也許是地下拳館中呂澤大殺四方的勇武吸引了宋紅顏,也許是呂澤勇闖龍泉寺的孤膽英雄氣概折服了宋紅顏,也許這就是美女愛英雄吧,總之宋紅顏心里現在都是呂澤的高大形象。

“我臉上有東西?”

“啊?沒……沒有啊。”

宋紅顏立刻......

对于自己拥有的东西,物质的,微有些赞赏的意味,像是在赞赏

黑瘦禪師目光緩緩望向對面,眼中寒光更盛,心中卻更是不憤“為什么計劃趕不上變化,第一次遇見的不是十步院和太玄教,而是最不想看見的魍魎宗和妖修中的一撥,如果是其他二宗,那么再接下來就是報復的殺戮高潮。現在他們竟然遇見了魍魎宗修士,并且還是修整過后的修士,己方現在體力最多保留的不過只有五成左右,對方如何能讓自己一方有恢復時間,這場看來是要兇多吉少了。”

他身后十八名和尚卻是神情木訥中有著一絲絕然,他們明白自己的處境。

“阿彌托佛……”黑瘦禪師眼中精芒一閃,就在他想找個理由拖延一些時間時。

“殺”,一道清脆的聲音在這球內響起,然后一道青芒已電射向黑瘦禪師,龔塵影竟不給對方半分機會,其實她現在心都后悔自己出手遲了,這里生死輪畢竟不是秘境采摘,那里有很多經驗可供參考,之前只有上古的一些資料記錄罷了,要是在剛才對方一出現一道人影時,她們就發起攻擊,則是最佳時機。

冷喝聲中龔塵影身形已是率先爆起凌空,一道青芒已如電劈出。

黑瘦禪師不由應驚怒交加,他沒想到對方剛剛見面時還保持冷靜的樣子,突然之間竟連一句也不說,直接攻擊過來,這樣一來他的算盤可是打空了。己方不但法力虧損巨大,連人數也只有對方的一半,雖然這邊凝氣期十層大圓滿高手遠遠多于對方,但現在根本談不上半點優勢。

黑瘦禪師法號智忠,其一身佛功極為高深,在這次秘境采摘中已可排在凈土宗前十,是之前內選入生死輪的領隊,其修為已達筑基后期大圓滿,只差一步就可進入假丹境界,他在采摘試練中正如李無一他們所猜,進入后就覓了一處修煉起來,并未參加生死搏殺,其被選為領隊的原因是他修煉的佛功乃是一門近乎邪佛的仙術,名曰“血子陀”,這種功法歹毒之極,光在凝氣期聚氣第一層就需要采一百零八名處子之陰血祭煉,把自己純陽之體的一絲純陽完全融化成陰血化氣,而那一百零名處子在祭煉時莫不如進入修羅十八層,凄厲如剝骨抽絲,偏生魂魄神智尚在,每一絲痛苦莫不時刻纏繞。

此功日后每到大境界提升時,必須需要之前三倍處子陰血祭煉,也就是說智忠在筑基時他一次又祭殺了三百廿四名芳華處子,但用他的話來說就是“此人與我佛有緣,可渡。”他這套功法修煉后本身具有半陰冥半純陽之力,可鎮壓一切陰穢之物,也可抵擋陰毒邪修,可謂亦正亦邪,有佛有涅,這正是他被用來對付魍魎宗的原因。

眼見青芒已至眼前,智忠黑瘦面龐厲色一閃,眼中閃出一道兇光,他一手曲指一彈,一個赤紅的古怪經文,閃著妖異的紅芒,紅芒艷如處血梅花,迎上青芒而去。只聽“轟”的一聲巨響,一股氣浪已在二人中間半空中炸裂開來,震的身后眾修一陣亂晃,不由頭腦一陣眩暈,眾人大駭,不由遠離了此二人,此球體在凈土宗修士進入后,竟開始擴大了二十倍左右,現在內部空間看去至少不下七、八百丈,如此看來,第二撥修士進入就是觸發禁制的開關了。

見身后凝氣期弟子遠離了他們,二人出手更是狂暴了幾分,龔塵影手一揚拋起青色長戈,那長戈頓化大了數倍,她身體凌空飛行,在空中雙手一掐法決,那巨大的青戈竟化作一根極細尖刺,“咻”的刺耳聲大作,帶著刺眼青芒已是對著智忠禪師腦后貫去,攪的一方天地為之晃動,而與此同時,龔塵影腳步凌空一踏,竟如踏在堅實大地之上,空中發出“波”的一聲,她的身影已出現在智忠禪師的身側。

智忠黑著雙臉,他剛才在接了龔塵影第一次攻擊后,看似輕松,只用一道經文便破了對方挾雷霆之勢一擊,其實在他內心深處已是有些驚訝,他看出這俏麗高挑少女修為只有筑基中期頂峰的樣子,那身材是他從未見過的極品,雖然只是匆匆一瞥,智忠卻已是內心躁熱起來,恨不得馬上擒下此少女然后盡情的狂虐,這少女無論是身材還是樣貌與他以前見過的所有女子完全不同,充滿了狂野,讓他有一種征服的欲望。

以他的身手,料想擊敗對方應該也不是太難的事,可是在一接觸后,他差點沒能一擊而潰對手的攻擊之勢,竟讓他體力靈力翻涌,頗是不好受。這才知道對方可能是力量型的體修,想到一個女體修的堅韌肉體,他占有欲更強了幾分,只是心里明白,此刻的他體內靈力只有平時的六成左右,想要順利制服對方也許有些不現實了,但一個女修體力再好能好到那去,以他筑基后期大圓滿的境界,即使靈力虧損了近一半,但若是和對方纏斗下去,最終還是自己體力更勝一籌,現在他需要想辦法拉開距離才是,與體修近戰實乃下策。

可是沒想到龔塵影戰斗經驗豐富之極,一擊未果后,已是拋起巨大長戈直接偷襲向自己后方,這樣一下便封堵退路,讓智忠禪師遠離游斗的想法落空,口中冷“哼”一聲,默念法決,左手一揮,身上黃色袈裟已化成一片霞云瞬間膨脹后揚,仿佛遇>

鶴慶路地處大理路以北,麗江路以南,與陰陽教勢力范圍以麗江路蘭州為界,唐門興兵剿滅陰陽教都是一東北來襲,糧草輜重的運輸是極其的困難,如果若是通過大理進攻不僅路途遙遠,失去先機,恐怕還會使得人困馬乏,未戰先敗,若是有鶴慶路為北進之地,這樣一來唐門對陰陽教進行攻守都是一把利器,唐門控制了鶴慶路,陰陽教必然是如鯁在喉,唐門對鶴慶路的地理位置自然早已經是垂涎三尺。

連城飛興高采烈帶著八百兩賞銀興高采烈的獨自離開了靜江路,馬不停蹄的往西而去。

連城飛看著遠處的白云道:“路兄,我會完成你的遺愿。”連城飛走著走著見一男子在大路上盤膝而坐,男子便是離開陰陽教的武乾坤,武乾坤的四周有數人尸體,男子喘氣說道:“終于解決了,再來一人恐怕我的秘籍和寶物就被奪去。”

連城飛離男子兩丈,自然聽到,瞟了一眼武乾坤繞著離開,武乾坤道:“小子,幫我個忙,我現在受傷,你扶我起來,把我送到附近的城中養傷,我傳你我的絕學。”

連城飛走向武乾坤,對武乾坤道:“相比學你那低劣的武學我覺得殺了你更加有趣!”停下腳步想轉身離開,武乾坤哈哈一笑道:“想當初本座叱咤風云的時候你還沒出世,想殺我,你就來試試啊!”

連城飛道:“不用了,你殺幾個人都受了重傷可見武功也不怎么樣。況且你也不配我出手。”

武乾坤一聽連城飛說這話,立即恨的牙癢癢,武乾坤是一個追求武學的武癡,對于武癡來說最喜歡就是別人對自己武學的坑定,可最是忌諱便是別人不承認他的武功,連城飛這下就惹怒了他,武乾坤道:“我可告訴你,我殺的人比你吃的飯都多。”

連城飛道:“我師父殺人的時候,你還在玩泥巴。”武乾坤更加怒了,武乾坤小時候的確是在玩泥巴,當年三歲的武乾坤就需要下地,五歲就需要獨自鋤地,說是在玩泥巴也不為過,何況當時武乾坤長得身材矮小,是同齡中最弱小的,手無縛雞之力,與現在雄姿英發、高大威武的武乾坤大為不同,武乾坤因而在陰陽教強者為尊理念影響的地域之下處處招到排擠,這下說武乾坤玩泥巴更加是觸怒了武乾坤。武乾坤本來只是想引連城飛近身偷襲教訓一下連城飛,現在心中已經慢慢衍生出至連城飛于死地的想法。

武乾坤嘴角出現微妙的弧度道:“你師父武藝高強,不知道是哪位高人。”

連城飛道:“你不配知道!”武乾坤這下怒了,瞬間起身,使出八卦神游以極快的身法來到連城飛大驚正欲拔劍被武乾坤卡住劍柄,連城飛立即左手出拳,還沒擊中武乾坤便被武乾坤一掌擊飛,在空中吐出一口血霧。武乾坤一笑道:“能死在這本座的震天神掌之下,你也算得上是三生有幸、死得其所。”

武乾坤正欲離開卻見倒地的連城飛勉強用力站立,轉身逃跑,武乾坤一笑向后倒飛來到連城飛面前,連城飛自知不敵,立即道:“且慢!”武乾坤沒有收手,連城飛又被擊飛,連城飛強忍疼痛道:“望閣下能將我與鶴慶派少掌門合葬。”武乾坤一掌凌空擊落連城飛。

連城飛本以為自己彈指之間便要喪命,卻見武乾坤已經雙手負后道:“據我所知鶴慶少掌門是男子,不知道你的遺言卻是想要我將你的遺體與他合葬?”

連城飛起身道:“鶴慶派少掌門姓路名庭康,是鶴慶派掌門之子,前段時間他們父子不愿臣服唐門,企圖抵抗,被唐門長老雙雙擊斃。”武乾坤一掌迎面而來,連城飛閉眼,一股死亡的氣息壓得連城飛無法呼吸,片刻他才緩過來,原來武乾坤已經卸去力道,發出只有掌風。

武乾坤道:“我今日就饒你一命。”武乾坤一說完立即盤膝調息。連城飛也沒回答謝,但是知道武乾坤武藝出神入化,立馬灰溜溜的快速離開。

鶴慶派內已經進入了唐門弟子并且被唐門弟子圍困,唐公晰拍了拍巴掌,兩個蒙著白布板車推入,唐公晰笑道:“你們前掌門不自量力,首級被我帶回唐門,大哥大發慈悲,于是我把你們兩掌門的尸首給縫合好了,特地給你們送來。”

鶴慶派精英弟子們全部被唐門屠殺,戰場之上全軍覆沒,這些鶴慶弟子怎么敢反抗,相比之下憤怒的眼神更多的是驚恐。

唐公晰側身斜眼看著鶴慶派弟子的臉色嘴角微微彎曲冷笑道:“鶴慶派也是屬于我巴蜀南邊一帶的門派,自然是要跟我們一同抵御陰陽教的攻打,如今鶴慶派沒有掌門,我們唐門自然是要多加扶持,所以我決定由我來帶領鶴慶派掌門一職。”這下鶴慶派弟子慌了,所有人都知道一旦是唐門的人當上了掌門,鶴慶派就完全成了了唐門的附庸,現在掌門又是武藝不低的唐門長老唐公晰,這樣一來鶴慶派永無翻身之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巨额奖励(第三更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地道门

四叶荷

天地道门

呈一舟

天地道门

老邓家

天地道门

剑苍云

天地道门

摩北

天地道门

刮刮乐